登封信息网
星座
当前位置:首页 > 星座

键盘皇 第二百一十九章 奇怪的歌曲

发布时间:2019-10-12 18:18:50 编辑:笔名

键盘皇 第二百一十九章 奇怪的歌曲

?这里本就在一重山上,山间多有一些低级灵兽,性子温驯,不喜杀戮,此时此刻,居然被姬云的箫声所引,巨大的彩色蝴蝶排成队伍在姬云小院外翩翩起舞,地上各种不知名的小虫也都纷纷钻出泥土,向这边爬来。

远处山间的鸟儿、虫蛇、灵兽甚至都纷纷闻声而来,它们极有组织有纪律的就呆在小院外,居然都不进去。

此刻若有人在院外,一定会骇然惊变,无数鸟兽爬虫摆脱了食物链中的对立身份,无比和谐的挤挤挨挨趴在一起,无数只大大小小的脑袋望着姬云的小院,一些鸟儿、灵兽,甚至眼中露出人性化的享受之色。

院内的姬云却全然不知此事,他整个人此刻何尝没有沉浸在这美妙的音乐当中?

一曲终了,虽然期间漏洞百出,甚至整个曲调都是以姬云自己熟悉的调子为谱,根本没有曲谱,也多有变调的情况生,但名曲就是名曲,那种震撼人心的力量却丝毫没有减弱。

“好曲子!也不知《魂之挽歌》是否有这么好听。”姬云不禁对《魂之挽歌》期待起来,“今晚就开始!”

一个多月了,浮生那边虽然没事,但姬云却没能在膳食房和药房两边打听到任何关于父母的消息,他心中焦急了。

院中箫声一停,外面的鸟兽们却还意犹未尽的回味着,许久之后,这才各自离开,但都竖起了耳朵,期望再一次听到这美妙动听的音乐。

可惜它们今天注定是听不到了,第一次吹奏《魂之挽歌》,姬云心中多多少少还是有些保密心思的,因此在屋外布置了好几个简单的隔音阵。

谁在云端沏一壶茶,蒸煮人间繁华。

谁在魔眼孤独挣扎,曾想霸唱天下。

谁在溪头苦守白,整理两世时差。

魂归何处,故乡何方。

圣人墓,天子冢,这世界谁堪独大?

暮昏鸦,戏残霞,孤魂彷徨浪淘沙。

一朝梦醒天地变,

门前向阳花,园中青藤瓜,

庄后郁郁桑麻,缘何变琼沙?

谁在梅林羞红了脸颊,落英之中闪烁着剑花……

一歌就是一个故事,只不过那时一个梗概,《魂之挽歌》背后肯定有故事,可惜姬云不知道,甚至连故事梗概都不敢肯定。

独脚的声乐知识中自然也有谱曲的简单介绍,姬云只需要跟哆唻咪联系起来,就完全可以了,他慢慢的边哼边谱,等到熟悉了一遍之后,开始比较连贯的哼唱……

如此一遍又一遍,整整三个小时之后,姬云调运灵气温养了一会喉咙,然后清了清嗓子,轻声的唱了起来。

那是一种姬云从未听过的曲调,明明像是高八度和低八度的跳水式音差,但偏偏唱出来又非常好听,姬云蹩脚的唱了一遍之后,立刻就喜欢上了这曲子。

以前他对音乐的认识,都是停留在歌词上,他觉得音乐大抵都一样,没好坏之分,但歌词却有高下之分,他始终认为,一个人喜欢一歌,只是因为歌词跟他听歌时的心情产生了共鸣,而非单纯的音乐。

但此时此刻,他却再也不会那样认为了,音乐的魅力就在于用音节说话,它的确代表的是一种心情,但最主要的并非是歌词,而是那种韵味。

这《魂之挽歌》无论是乍看还是推敲,都很难看明白其中的故事,歌词也差强人意,但曲调一出来,姬云已经就被降服了。

时而荡气回肠,时而柔肠百转,时而细腻温柔,时而撕心裂肺,期间充斥着一股无奈、悲伤、愤怒以及丝丝缠绕的柔情,像是一对情.人的心路历程,但却似乎又带着一些战场杀伐的特别韵味,整个曲子很怪异,似乎适用于任何时候的任何心情,又似乎仅仅是一种韵味,让姬云觉得,无论是任何时候,这歌都能与人的内心激起共鸣。

歌曲有很多,但无外乎那么几种,因为音乐本身就是抒情的,恋爱的甜蜜,失恋的痛苦,疆场的肃杀,对不公的愤怒,赞美人,赞美事,赞美物,亲情的颂扬,友情的颂扬,当然也有***之声……等等,加起来就是音乐。

但这种种不同的情绪,却全部都能在《魂之挽歌》中找到痕迹,仿佛这是一囊括天下歌曲的曲子,无论出于何种心情的人,都会喜欢上它。

姬云深吸一口气,闭上眼,字字句句,斟字酌句

,认认真真的谱唱这《魂之挽歌》。

曲子很短,一曲终,姬云沉浸其中,却足足回味了一晚上,等到天快亮的时候,这才叹息一声,从中惊醒。

无他,他如今的心情,是担心、无奈、焦急,因为父母,因为浮生,《魂之挽歌》却能将所有的心情都描绘出来。

拿出引魂箫,姬云双手按住音孔,从第一个调子开始吹奏。

“呜呜…”短促的一声呜咽之后,便戛然而止,紧接着姬云脸色大变,愕然看向手中的引魂箫。

变了!

引魂箫吹奏出来的调子,完全就不是自己哼出来的,而且两个音调的指法完全就是挑战人的身体极限,比如人的手指,有些人的某些手指是无法单独弯曲或者单独按动的,还有有些人能够卷舌而有些人不能,有些人的脚趾头能分开而有些人的不能。

这洞箫吹奏《魂之挽歌》,起调就遇到了这种情况,需要两手的中指和小指同时抬起,然后同时按下,又在同时将双手无名指和食指同时抬起,保证音孔出音。

指头长度的不同,本就导致握箫的双手颇难协调,再加上如此高难度的动作,吹奏起来又困难又别扭。

这也就罢了,关键是音调完全不同,那种感觉就像是这引魂箫是坏的!

“这是怎么回事?”姬云诧异地打量着引魂箫,自己哼了一下开头,又将指法训练了好多遍,感觉到差不多了,这才拿起引魂箫,再度吹奏。

然而这次第一个调子一出,姬云就彻底爪麻了。

又变了!调子完全与刚才不一样!(未完待续。)

郑州华夏白癜风医院网站
济南艾玛妇产医院专家出诊时间表
郑州华夏白癜风医院路线
济南艾玛妇产医院主治医生
郑州华夏白癜风医院如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