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封信息网
时尚
当前位置:首页 > 时尚

血极八荒 第三百一十三章 帝劫

发布时间:2019-10-12 19:59:32 编辑:笔名

血极八荒 第三百一十三章 帝劫

白烈一直死死盯着江绝,生怕他突然爆炸,自己的努力就前功尽弃了,

但是盯着盯着,白烈发现江绝非但沒有爆炸的意思,反而闭上眼睛开始修炼了,

白烈略微感知了一下,便知道江绝所施展的正是《混沌阴阳决》,他神色骤变,虽然不相信江绝可以将神血内的能量吸收,但是为了保险起见,他决定击杀江绝,

白烈正处于吞噬许妍神之本源的关键时刻,无法出手,但是教廷修士众多,只要有一人能够打断江绝,那么他必死无疑,

“教廷所属,不惜一切代价攻击江绝,”

白烈的怒吼声落下,数万教廷魔法师全都放弃自己的对手朝着江绝扑來,但是,他们能扑过來么,

荒殿修士加上魔界大军,人数上占据了绝对优势,更何况江绝在荒殿中占着举足轻重的位置,而魔界的君王魔舞月更是被白烈踩在了脚下,这无疑掀起了荒殿修士与魔界大军心中的滔天怒火,

两方势力都恨不得将教廷魔法师生撕了,怎么可能放他们去攻击江绝,

至于米歇尔、笑苍生、佛罗伦萨在听到白烈的怒喊后,知道情况紧急,都想要立刻赶到江绝身边,将其击杀,但是莫忘三人却施展出浑身解数,不让他们靠近江绝分毫,

转眼间,三分钟的时间过去了,沒有一名教廷魔法师突出重围攻击到江绝,气的白烈破口大骂:“废物,都是一帮沒用的废物,”

江绝的身体已经不再臃肿,逐渐恢复常态,吞噬了如此多的能量后,他的修为开始稳稳提升,达到了上位血皇巅峰,只差一丝便可突破,

强行依靠外力破阶,会导致江绝自身根基不稳,但是现在的他顾不了那么多了,

江绝的脑海中只有一个念头,那就是宰了白烈,至于后果如何,他早已抛到脑后,为了杀白烈,就算让他立刻去死也无所谓,

经过三分钟的吸收,白烈终于把许妍体内的神之本源彻底融入阴阳圆盘,两道精芒划过双眸,白烈随手将手中提着的许妍的尸体从半空抛落,砸起阵阵烟尘,

“受死吧江绝,”

白烈动了,横渡长空瞬间临近江绝,双手成爪指尖寒光闪耀,撕开空气探向他的胸膛,想要将其生生撕裂,

突然,江绝紧闭的双眸猛然睁开,望着近在咫尺的白烈,他突然咧嘴一笑:“一起死吧,”

“轰”一道惊雷陡然炸响,原本明媚的天气刹那间乌云密布,遮天蔽日,宛如末世來临,无数的雷电在黑压压的云层來回穿梭,好像一条条电蛇,吞吐着蛇信子,

无尽的天威弥漫而出,笼罩整座凌风城,修为低的人在这天威下都忍不住颤抖起來,

白烈手中动作一顿,望着突然风云变色的天气,他猛然惊叫道:“帝劫,你竟然依靠神血中的能量强行突破招來帝劫,你个疯子,本神不陪你玩了,”

白烈在看到帝劫的瞬间转身就要逃跑,连江绝都顾不上杀了,

不光是白烈,正在战斗的所有人,看到帝劫即将降临全都神色大变,疯狂的向四周逃窜,

帝劫,只有突破血帝期的修士才会经历,是老天对巅峰修士的惩罚,如若渡过,则可凝结帝身,问鼎巅峰,君临天下,但若渡不过,则会被苍天抹杀,形神俱灭,

帝劫降临,所有靠近应劫者的人都会被苍天认为是应劫者的同伙,一同接受帝劫,且修为越高,帝劫威力越大,

所以,白烈在看到帝劫的瞬间,立马放弃攻击江绝转身就要逃跑,

“别着急走啊,你不是准备杀我么,來啊,”见白烈逃跑,江绝直接施展极速追了上去,

白烈此时都想狠狠抽自己两巴掌,恨自己为什么不早点杀了江绝,现在想杀已经晚了,帝劫正在凝聚,如果自己杀了江绝的话,必定会沾染他的气息,成为应劫者,

白烈想要逃离,但是江绝如同跗骨之蛆一般的跟着他,不给他任何逃跑的机会,

终于,黑压压的劫云发出一声震天动地的炸雷声,无数蓝色的雷电在云层走游走,汇聚成一条面色狰狞的电龙,携带天地威势,雷霆万钧般地轰向江绝,

白烈也因为在应劫范围之内,所以老天同样给他降下的恐怖的雷劫,且因为他是下位血帝的修为,所以他的雷劫比江绝这个正牌应劫者的雷劫声势还要凶猛,

“轰”天地轰鸣,虚空震颤,两条雷龙飞舞长空,毁天灭地般地轰向江绝与白烈,

江绝已经放弃追逐白烈,全身心投入雷劫中,

白烈见雷龙袭來,双眼一翻都快要气昏过去了

,眼见雷劫无法避免,他只得施展浑身解数來应劫,

白烈的心中将江绝祖宗十八代都问候了一遍,看着专心致志准备迎接雷劫的江绝,白烈就恨的牙疼,

“帝劫乃苍天对突破血帝修士的惩戒,根基扎实的人尚且无法通过,江绝这种依靠外力强行破阶的人通过的几率更是渺茫,这一次,他死定了,”

“你以为帝劫将你轰杀本神就得不到了《混沌阴阳决》了么,呵呵,本神作为真神在八荒大陆这种低级位面,想要重新凝聚你的尸体还是能做到的,”

神灵是无比强大的,虽然他无法复活江绝,但是利用通天手段重新凝聚尸身却轻而易举,

在白烈的眼中,江绝必定会被雷劫轰杀,他现在所要做的就是全力渡过帝劫,

作为神灵,神劫他都渡过了更别说区区一个帝劫,虽然有些麻烦,但是却无生命危险,

白烈也知道单凭一个帝劫就像轰杀白烈有些异想天开,所以,他必须渡过帝劫,成就血帝之位,这样他才有报仇的希望,

眨眼间,威势动天的雷龙已经距离江绝不足十米,他双眸绽放出通天战意,头发乱舞,霸气无比地吼道:“來吧,”

就这样,江绝被雷龙淹沒在了漫天的雷电海洋中,只听见虚空噼噼啪啪,无数的雷电绽放耀眼的雷芒,

另一边,白烈同样被淹沒在了雷电海洋中,遭受万千雷电的攻击,

百里之外,所有的修士与魔法师都放弃了攻击,死死盯着正在渡劫的两人,

这两人关系着这场位面战争的最终胜利,如果江绝成功渡过雷劫,对于教廷來说就是一个噩耗,

一个神之传承者成为下位血帝,他的战力至少相当于下位血帝巅峰,只要成功渡过帝劫的江绝能够拖住白烈,这场位面战争八荒大陆就赢定了,

当然,如果江绝渡劫失败,那么胜利的天平将会倒向教廷,虽然荒殿此时人多势众,但是在多的人也抵挡不住白烈的屠杀,

至于白烈会被雷劫劈死,众人想都沒有想过,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终于漫天的雷电海洋消散不见,露出了江绝与白烈的身影,

江绝全身被符文神甲覆盖,但是威风凛凛的符文神甲已经残破不堪、支离破碎,神甲上裂痕密布,马上就要崩溃,

而白烈的情况则要好的多,只是受了一点皮外伤,看來这第一重雷劫对于白烈來说沒有任何威胁,

帝劫共分为三重雷劫,一重比一重厉害,江绝和白烈刚刚渡过的只不过是威力最小的第一重雷劫罢了,

第一重雷劫刚过,头顶的劫云便开始翻滚,似乎恼怒与两人竟然沒有劈死,

劫云中万雷翻腾,雷声轰鸣,转眼间第二道雷劫降下,竟是足足降下了十条雷龙,江绝和白烈各五条,

要知道,孙向天渡第二重雷劫的时候,也只是降下了三条雷龙,就差点将他轰杀,江绝的雷劫竟然有五条雷龙,荒殿三名血帝期强者脸色都沉了下來,显然对江绝充满了担忧,

五条雷龙浑身电光闪耀,它们通体泛zǐ,双眸zǐ光璀璨,五条雷龙齐齐向着江绝咆哮一声,甩动龙身向他扑來,

唯一让人欣慰的是,白烈所面对的五条雷龙威势更甚,通体发zǐ,比江绝这边的雷龙还要粗上一圈,

虚空都因为雷龙的飞舞,荡起无数涟漪,随时都有可能崩溃,

五条雷龙从五个不同的方位攻向江绝,将其围在中间,五龙收尾相连,形成了一做雷电监狱将江绝围困,

雷电监狱内,zǐ色的闪电疯狂地劈向江绝,一道接着一道,

虽然威力沒有第一重雷劫强,但是zǐ色雷电好像沒有尽头一般,足足过去了一刻钟仍然沒有停下來的意思,

看着这座雷电监狱,江绝眉头紧皱,“雷电监狱,监狱,对,这就是一座监狱,其目的就是想要将应劫者会在狱中被雷电耗死,想要渡过雷劫,唯一的办法就是破狱而出,”

“九血风爪,”

蓝zǐ色的利爪虚影穿破zǐ色神雷,攻在雷电监狱的雷壁上,却连丝毫痕迹都沒有留下來,

江绝双拳紧握,肌肉隆起,举起万斤之力朝着雷劈轰然砸去,

整座雷电监狱微微一颤,被江绝攻击的位置稍微出现了一点裂痕,但是转眼间就被修复,任何痕迹都沒有留下來,

银川白癜风好的医院
赣州治疗包皮过长医院
南通治疗妇科医院
银川白癜风医院
赣州治疗睾丸炎方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