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封信息网
娱乐
当前位置:首页 > 娱乐

止玄记 第十三章 朝来望山河

发布时间:2019-09-25 22:52:19 编辑:笔名

止玄记 第十三章 朝来望山河

迎着他们而来的管家,一阵嘘寒问暖,遂引领大家向内府走去,一进大门,前院里站满了人,之前侍从早早来报,知道老爷子回来,早早在此候着。

见几人入府而来,等候的所有人躬首行礼道:“恭迎家主大爷小姐回家。”

老爷子摆了摆手道:“免礼吧。”一干人等免礼站直候着,这时有三人朝着他而来,眼见是一黄色锦衣的中年汉子和两个端庄着华衣的美艳妇人前来拜首。“如武,张氏,柳氏拜见父亲。”

老爷子点了点头,示意他们免礼。牵着王连清的手苏苏忽然松开他高兴的跑向刚才称呼柳氏的美妇高兴的抱住美妇的手道:“娘亲,我回来了,苏苏可想你了。”

美妇微笑的牵着她说:“苏苏终于回来,娘亲也想你呢,一会让娘亲好好看看,先去向你二叔贰婶问好。”

“好!”

松开美妇的手,规矩的走到二叔二婶面前恭敬的躬首行礼道:“二叔二婶,苏苏向你们问好。”见到苏苏模样,两人笑了笑,张氏对着苏苏道:“乖,不用多礼。”

苏苏“嗯”的退下走回母亲身边,亲昵的牵起母亲的手。叔叔婶婶和苏苏父亲打招呼过后,柳氏领着苏苏走到父亲边上在一起,嘘寒问暖,所有人都注意到,老爷子边上还有个少年人,只是从没有见过,进来时是苏苏牵着他的手进来的,关系非同一般。

王连清看着所有人对他都露出了好奇的目光,他不好意思的低了低头,他从没见过大户人家会有这么多人,光来接见的就有好几十个,肯定还有人仆人没来全,像这样大门大户的人家,不止这么些人。

老爷子看众人寒暄差不多时,问了问苏苏二叔:“如武,怎么不见我孙众

止玄记  第十三章 朝来望山河

?”

“回父亲,今天有书院考学,还没回来。”苏如武回到。

“哦,难怪。先让大伙散了吧,你们两房随我到内堂迎客厅,我有事说。”

“是”众人应到。

穿过对堂,来到一个很大的内院,院里在地面铺着青石板,周围规制出几处泥地,种有低垂的常青树,还有在空出放置了几个盆栽,还有几处种有时季的鲜花,精致的石灯,装点得让人赏心悦目,迎客厅的牌匾在光照下徐徐生辉。

入厅,厅内正中的牌匾上提有“海纳百川”字样,笔锋凌厉,气势雄破。匾下还有木墙,上面刻着龙飞凤舞的草书,惹人心神。梁上六盏华灯垂挂,地面精致手绣花纹地毯,乌木方桌茶几,主位的方桌后摆放着一盆不老松盆栽,主位两侧的花几上摆放着脸盆盛开的兰花,香气盈盈,一切皆有讲究。

在管家的迎领下,尊次落座,早有下人看好茶。

坐在首位的老爷子,饮了口茶,放下,淡淡对着人说:“此次北行,再回来的路上我遇到仇家,连累小清爷爷毙命,受托付,我将他拜于长房门下,令如文为其义父,入我家谱,以后便是家人,你们要善待之。”

众人听闻,这才了然,遂应允是。

“清儿,且来拜见你未见过的家中长辈。”

坐在苏苏身边位尾的王连清起身,对着没见过的三人一一行礼并言:“王连清见过义母,二叔,二婶。”看着王连清彬彬有礼的样子,三人颇为满意,让他不必多礼。

“管家,上茶。”

不多时,下人端来茶,管家在边上候着,老爷子道:“清儿,给你义母叔叔婶婶奉茶,此后这里就是你家,安生过日子。”

“是,爷爷。”说完向三人一一下跪并奉上茶,此间礼成,王连清成了苏家一员。

“今天你没机会见着你那些哥哥弟弟妹妹,哪天有空在去拜会他们吧”老爷子又道。

“是爷爷。”王连清回答。

王连清退回自己位置,老爷子问二叔苏如武了一些生意上的情况,盏茶功夫,老爷子让管家带王连清去找一处住宿,并熟悉环境,众人遂散去,临别苏苏让王连清好好休息,第二日去找他玩,王连清应允。

拜别义父义母及苏苏,随着老管家逛起苏家大院。

王连清随着管家老吴逛一个时辰,路过各式古苑白墙,踏足亭台苑落,经过曲栏回廊古色古香,眼见假山泉湖相互交接,碧石清阶曲径通幽,芭叶藕花盈盈接目,古树苍苍叙说韵味年华。

王连清感受着这大户人家的院落就是气势磅礴,山石为景,依山傍水,山水隔廊。各苑外绿水萦绕,苑内假山怪石嶙峋,山水苑落花草树木融为一体,风景如画。园内大量雕刻、碑石、拓钻巧夺天工,匾额、楹联、书画气势雄浑,栩栩如生;家具陈设、各式摆件古朴金贵,多尔不杂,错落有序。

经过一逛,王连清都感觉院子都逛不到尽头,虽然一次逛了这么大个园子,但是大致他还是清楚了,苏家分五苑,长房东苑朝来苑,二房西苑山河苑,后苑为老爷子所住,为望苑,还有东苑与后苑相隔的为乐己苑,是给来客所住,西苑与后苑所隔的苑为杂苑,是仆人及杂役所住,王连清想起什么念叨:“朝来望山河?妙!”

各苑之间有穿堂所通,各苑无数房间杂陈,迎客厅后院为后园,假山怪石,石桥小亭,花草树木等琳琅满目,各苑皆通后园,各苑内又有花园,宛如小型的后园,地凿水势皆通,纵横交错。

王连清拜苏如文为义父,自是长房一脉的人,老管家带着王连清入了东苑,王连清找了东苑内青思阁的小院作为他的住处,院子虽比其他院子小,可是很安静,院内苍竹遍地,还有各种花团,生气盎然,如通幽静,很适意。

安排好王连清,管家告退,并告诉他,今天好好休息,晚些会安排下人过来侍奉他,王连清谢过吴管家,王连清上了楼,看着屋内很干净,通风很好,屋内很明亮,很满意,打开阁楼的廊门,拿过一只靠椅拿到廊上,靠在上面,兴许一路颠簸,太过疲惫,不一会便睡了过去。不知道多久,隐约听得有人轻步上楼的声音,微微醒来,只见太阳已往西斜,这时听得有人敲门,有声道:“清少爷,我等奉管家之命,前来侍奉少爷。”

心想这是管家安排过来侍奉自己的下人,于是道:“哦,门没关,你们进来吧。”

王连清站起身往屋内走,只见两男两女,都是着着仆从衣服的下人。进了屋的众人见着王连清纷纷躬首对他行礼道:“见过清少爷。”

王连清摆摆手道:“以后不必如此,免礼吧,把东西先放下,来和我说话。”

“是少爷!”众人免礼,把拿来的两套新衣服,挂在衣挂上,端的洗脸盆帕子什么放在梳妆台上,过来站好。

王连清见着四人,年纪都很年轻,顶多比自己大个两三岁,长得很干净,看他们都很拘谨的样子,估么着这豪门大户管教的很严厉,下人都很拘束,貌似很没人情味。对着他们说:“以后见着我不必这般拘谨,显得生分。”

听到王连清的话,四人心中微微的好奇,这少爷好生奇怪,虽然他们也见过各少爷,最难伺候的莫过于二房大公子,下人稍微出错,时长有侍从挨打骂,仆人都不敢多说一句,没想到这少爷竟这么好说话,也对他颇为好奇。

看着和蔼的少爷看他们,为首男侍道:“少爷,我们四人以后就是少爷的贴身侍从,少爷的一切事物都由我们四人负责,以后少爷有何事尽管吩咐我们。”

“哦,这样啊。”心想着大户人家的公子小姐就是幸福,可也可怜这些伺候主子的仆人。王连清想起了什么,问道:“你们都叫什么名字?”

四人次第躬首介绍“下仆和贵,下仆和安,侍婢绿秀,奴婢绿烟见过少爷。”

“好了,说了不用行礼了,你们这名字听得很麻烦,以后就叫你们阿贵、阿安、阿秀、阿烟吧,我叫王连清。”王连清对四人说。

“是少爷。”

“连日南来,颇为疲惫,你们帮着去烧些水来,我想沐浴。”

四人应允退下,估么着早有备置,不一会就打来热水,二楼的隔间是沐浴的地方,王连清在他们弄好了水,进去沐浴,两个丫头随着他入内,欲帮其脱衣入浴,吓得王连清面红耳赤,狼狈的赶他们出去,弄得两丫头面面相觑,洗好后还是两男仆拿来衣服,他自个穿上,事闭,两丫头来给他梳头,观之多了几分英气,王连清甚为满意。

晚饭时候,阿秀和阿烟端来房里的,四个菜和一个汤,一盆米饭。

摆好王连清入座,两人退到门口候着,对王连清开始吃饭,在北方都是面食为生,习惯了馒头,而南方少有,王连清只吃了一碗米饭,菜倒是很合他胃口,囫囵吞枣的吃了大半会,喊他们收走。

夕阳西下,日下夜趋。王连清看着夜空的璀璨星辰,满目生辉,夜色下的苏府灯火通明,没有月色,想着自己一路自北而来,终于到了南方,入了苏家,今后也算安定。

想着不知为何,眼里模糊,泪水怅然而下,早在边上候着的阿秀看到了这一幕,心里忽然一惊,却不知所措。微微的问道:“少爷?”王连清定神醒来,从怀中拿起手帕,勾首擦了擦泪痕,抱歉的说道:“没事,想到了些事儿,感触了。”

阿秀:“少爷没事就好。”看着少爷手中那枚手帕,心中也是颇为诧异,竟是女儿家的样式,心想也不知道为何。

王连清看着手中手帕,也愣了愣,自己沉吟了会,叹了口气,收回怀里,对着阿秀说:“阿秀,我有些累了,想歇息了,你且回去吧,夜里无事,你们都不用候着了。”

“是,少爷,我伺候你梳洗后就回去。”阿秀回道。

“那好。”伺候王连清洗好脚,阿秀退下,王连清吩咐她回去路上小心些。

阿秀对着这个毫无架子的少爷很好奇,也很喜欢,他很平易近人,没有拿他们像真正的仆人一样对待,反而会关心他们,这让她心生欢喜。

入夜,王连清躺在床榻上睡着了,这是他来苏家的第一个夜晚,他又梦见了爷爷被那三个歹人杀害惨死的模样,瞬间惊醒,发现全身大汗淋漓,之后久久不能入睡,也不知什么时候,兴许撑得太累了,又睡了过去。

汕尾治疗阳痿方法
汕尾治疗阳痿费用
汕尾治疗阳痿医院
汕尾治疗早泄方法
汕尾治疗早泄费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