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封信息网
育儿
当前位置:首页 > 育儿

蔷薇战皇 第二百九十九章 鲲鹏翼·苍穹激战

发布时间:2019-10-13 00:06:33 编辑:笔名

蔷薇战皇 第二百九十九章 鲲鹏翼·苍穹激战

可是,你森山野仁蹽了,人家镇鹏皇又岂是吃素的!

话説,镇鹏皇早年曾有一段奇遇,在一位远古命者的洞府之内得到一远古圣器:黄金鲲鹏翼。

这黄金鲲鹏翼虽然只是二星的远古圣器,可它却是诸多圣器之中颇为难得的飞行圣器。

偌大个蔷薇大陆上,飞行圣器恐怕不超过二十件,更别説这黄金鲲鹏翼还是一件远古圣器了。

要知道,这远古圣器与现在蔷薇大陆的圣器相比,那可强大太多了。

就以镇鹏皇的这黄金鲲鹏翼为例,其只需要注入一些本命能量,即可展翼飞翔,其速度变得十分迅速,几乎可以用“移形幻影”四个字来形容。

只要张开黄金鲲鹏羽翼,几乎在几个呼吸间,王级强者即可御空飞行百里之远,至于皇级强者,速度则更为惊人。

若是尊号将级的命者使用这黄金鲲鹏翼,即使其修为不是尊号王级,但仍旧可以凭借这黄金鲲鹏翼御空飞行,且在空中如履平地,几乎可增强命者一倍的战斗力。

对于蔷薇大陆上各种各样的武器及其铠衣战甲来説,这种能够增强命者飞行速度的奇珍异器,属实不多。

据説,这些羽翼之类的飞行异器皆是远古命者留下的,由于断了炼制的传承,现在的炼器命者都已经不会那种炼制手法了。

正因为如此,这羽翼之类的飞行奇珍也就断了来源,成了蔷薇大陆上最为抢手装备。

除了飞行羽翼之外,这些远古命者的奇珍异器即使品阶不高,也都在蔷薇大陆的大势力或者盖世强者手中。

正是由于这黄金鲲鹏翼,交代事情,晚些出发的镇鹏皇彭鹏追上森山野仁才没有太费力气。

这两人御空而行,一追一逃,也就来到了金鱼池出口。

至于两人后方的极远处,则是跟着菊花帝国多个逃跑的王级武士,还有奋力追击的向日葵帝国王级强者。

森山野仁在高空哇哇大叫,刹那间,整个金鱼池出口最吸引眼球的不是苍穹之巅的战斗,不是地面上隐形人的慌乱,而是往来翕乎,一行御空飞行的两帝国命者。

此刻,镇鹏皇与森山野仁停与高空,只见镇鹏皇身披银色耀眼战甲铠衣,手持黄金色战矛,面色不改,神情怡然,白发飘扬,势如山岳,战意昂扬,貌似还要再与森山野仁再战。

可,当镇鹏皇看向苍穹之巅的混乱战斗时,镇鹏皇的脸色瞬间变得十分凝重,整个人陷入某种沉思之中,谁也不知道他想到了什么。

随后,镇鹏皇眼角闪出一道古怪的光芒,浑身的战意缓缓消退,那股如同山岳的惊天气势也消散于天地之间。

而距离镇鹏皇不远的森山野仁,他一边在人群中寻找着路边椰季,一边xiǎo心翼翼的观察着镇鹏皇。

可是这森山野仁发现,此次停立云端的镇鹏皇并未出手,而是若有所思看向苍穹之巅。

森山野仁心里泛着嘀咕,因为他唯恐镇鹏皇再次对他出手,可这苍穹之巅的声势,使得他不得不抬头向苍穹之巅望去。

而后,在这苍穹某处,他发现了路边椰季的身形。

只是此时的路边椰季比他好不了多少,一身锦绣的武士袍也是破破烂烂,貌似被佛宗命者欺负的不轻。

森山野仁很纳闷路边椰季怎么会如此狼狈,待他仔细一看,才猛然发现,这路边椰季竟然冒着生命危险,在敌对与他实力差不多的两位黄衣僧人。

整个苍穹之巅,几乎黝黑一片,若非实力彪悍的命者,其眼力未必能够看到此时苍穹之巅的战斗。

苍穹之上,整个混乱的战场已经被各种惊天盖世的战技、法术绞的混乱,瞬时间,白昼无光,夜幕降临。

苍穹的黑夜之中,各种气势磅礴的战技、法术以及本命武器的光芒,令下方的众人大开眼界。

这苍穹之巅的战斗,那才是真正属于强者的战斗!

多少命者渴望成为他们这样尊号皇级的强者!

尊号皇级,实力暴增,出手即可撕裂空间,抬脚即可横渡虚空,可谓威临天下,震动一方。

金鱼池出口上空,整片空间中皆是轰隆隆的闷雷响声,整片整片的空间壁垒被各种攻击手段振动着,这振动好似无休止的波纹,一层层,一段段

,使得空间壁垒崩溃多处。

可这战场之上的人数,明显是以多欺少,因为映入眼帘的诸多战斗场景,皆是身穿黄衣的多个僧人不断的配合着,围攻着那些好似联盟的皇级强者。

森山野仁看到此,心中猛然一紧,“巴嘎,这到底是什么节奏,各大帝国混战滴干活?”

“嗯不对,身穿黄衣的全是和尚,这这难道是莲花帝国的佛修强者?”

脸色阴沉下来的森山野仁好似明悟了什么,他急忙眯着xiǎo眼睛细数了一下,苍穹处竟然有近五十位尊号皇级的强者在激战。

那些身穿黄色僧袍的皇级强者明显占多数,居然有三十余位,而另一方貌似像是诸多势力的联盟,也有二十余位皇级强者,可是现如今诸多联盟这方明显被黄色僧袍压着打。

就像路边椰季,他自己一个人对付着跟他实力相差无几的两人,整个人攻少防多,束手束脚,已经被死死的压住。

即便如此,路边椰季也不能逃跑,不得不这样的打下去,这被压着打的战斗,对于众多联盟强者来説,一句话:憋屈啊!

苍穹之巅,不时有联盟的皇级强者被佛修命者围攻轰落坠空,只听“轰”的一声巨响,苍穹上某位强者坠落,在地面上留下一个人形之印。

随后那皇级强者好似因为坠空而觉得丢脸,整个人猛然站起,怒吼了几声,带着无边的愤怒,再次冲天而起,御空至巅峰之处继续与自己的对手战斗。

巅峰之上,战斗激烈,诸多空间,四处崩裂,空间裂纹产生之处,空间罡风吹进蔷薇大陆,那一股股阴冷之意,压抑着下面众人的心。

“哈哈,白发飘飘,神态不凡,银袍金矛,来者定是镇鹏皇,彭老将军吧?”

“彭老将军,如此帝国激战,你难道还不出手嘛?”

战斗之暇,手持金色战枪,身穿黄金色铠衣战甲的裂天王米斩撇了远处的镇鹏皇一眼,笑着对其传音道。

镇鹏皇眯着眼睛顺着声音传来的方向望去,只见裂天王米斩满脸凝重,脚踏玄奥步伐,手中金色战枪数次抖动,逃避着那盘坐于莲台上老僧的攻击。

那位老僧面无表情发动着一**攻击,其双手合十,身下莲台急速漂移,攻击的同时,他也在躲避着裂天王手中金色战枪的重重枪芒。

对于这位老僧,镇鹏皇彭鹏还是认识的。

若自己没记错的话,这老僧应该是佛宗上上代苦行僧之中最优秀的佛修命者空荡大师,而他现在的身份,也就是佛宗太上二长老。

甘肃治疗宫颈炎医院
厦门性病医院
德州妇科医院哪家好
甘肃治疗卵巢炎方法
厦门性病医院费用